第三百二十一章 不可思议的战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王回来了!”

  涡国类王宫军帐传来欢呼,孟达的妻妾们齐齐出来。

  “大王你可算回来了。”她们松口气,毕竟就算是妇道人家,也很清楚潜入敌军阵营偷袭的难度和风险都很大。

  说不定偷着偷着,就把自己给偷没了。

  “大王是成功了?”她们往后看随行之人,并没有被捆绑的,或面孔陌生的。

  “大王把他们关哪了?”

  在她们眼中, 既然能活着回来,人数好似也没减少,身上也无伤痕,那多半就是成功了,还是大成功。

  孟达闷不做声,手底下人帮忙道:“偷袭失败了。”

  “我们去的时候, 秦军各个都醒着,穿着铠甲, 拿着兵器。”

  “你们去时不正是深夜?”

  “难道那群人都不用休息?是怪物不成?”

  孟达“嗷呜”一声发泄自己的情绪, “那帮普通士兵自然不是怪物,但他们的军师,就是那个王陆算得上怪物。”

  “他竟然从一开始就明白了我的想法。”

  “在营地里设下埋伏,就等着我上钩。”

  孟达的妻妾道:“这世上还有这样的奇人?”

  “那大王继续和他作战岂不是危险?”她们开始担忧,并且不清楚他们为什么这次放过大王,也许下一次就不会再放了。

  “你们这么一说,确实是个问题。”孟达光想着去打,没想到打之后的胜率。

  “大王,我知道一人也许能帮咱们。”孟达的属下道。

  “何人?”

  “无名氏!”

  孟达的表情一看就不知道,不认识。

  “此人在数月前来涡国的,一直不肯说自己的姓名来历,自称无名氏。”

  “但现在和秦军接触后,属下想起来当时这个无名氏的面容和打扮和秦国有些相似。”

  “就算不是秦国人,也肯定是他们那边的人。”

  “只是那边的人而已。”孟达并不介意向名气大,或厉害的人请教,因为他服气。但要向一个随随便便的人请教, 他觉得很丢王的面子。

  “此人无非平民,能有什么出息?”孟达摇头,“不妥,还是把城内那些读过书的都抓来,让他们想对策。”

  “大王,这人并不一般。”

  “我看过他的体格,绝对是习武之人。”

  “双手掌心都有茧子,拿的肯定是长兵器。长兵器在平时并不适用,一般只用在军中。”

  “另外就是无名氏的谈吐,反正在属下认识的所有人中,他说的话最让属下听不懂。”

  “甚至于偶尔闲聊,他还会给属下提出带兵的建议。”

  “属下猜他在来涡国前也许是那边的某位将领。”

  “如果能得到他的帮助,也许就能应对秦军。”

  “你说他是个将领?”孟达问道。

  “不一定,但十有八九是。”

  孟达一番犹豫,最后道:“行,把他召进来见见。”

  “至于今日,”深夜偷袭,步行回涡国,现在天色刚蒙蒙亮,“就先歇息,一切等明日再说。”

  ……

  ……

  次日。

  嬴政突然将王陆喊到一边,并告诉他一则消息。

  “成矫拿下游国。”

  “具体战损尚在统计,但预估不大。”

谷簵</span>  王陆对这则消息本身没什么惊讶,就是诧异嬴政的线人都安插到成矫身边了。

  也不知道嬴政身边有没有成矫公子的线人。

  “嗯,成矫的动作倒是不慢。”

  嬴政道:“收到这条消息就用了一天时间,现在成矫可能已经清点完班师回朝。”

  他开始有些担心,要是最终涡国这边也需要武力解决,成矫先回咸阳就已经占了优势。

  哪怕最终战损和成矫相同,因为他先回咸阳,也会占一定便宜。

  “无碍。”王陆这边只要再拖延拖延,成矫成为储君的事基本就成定局。

  “政公子,既然要收服,这等待就是必然。”

  “嗯,但愿吧。”事已至此,也只能一道走到底。

  ……

  涡国王宫帐。

  属下带回消息。

  “大王,那人不愿来。”

  “岂有此理!”孟达不满,“就算他不是涡国的子民,但生活在涡国,就应该听我的。”

  “大王先不用生气。”

  “他虽然说不来,但也给咱们出了主意应对。”

  “什么主意?”

  “窃听。他说秦国的军营扎在荒野,议事只能在军帐中。军帐又不怎么隐秘,只要派高手过去,轻松就能得知消息。”

  “这种手段?”孟达的性子只喜欢正面碰撞。

  “大王,恕罪!”属下突然跪地求饶,他清楚孟达不一定会同意他这么做,所以在来之前就已经派人出去。

  一番解释后,孟达沉着脸,好在有附近的妻妾劝说。

  “下不为例。”

  “谢大王!”

  “去,把之前没送出去的战术递给秦军,后日开战!”

  ……

  ……

  “涡国送来的战书!”秦军士卒呈上一卷。

  易江先给嬴政看,之后则在旁边道:“这孟达倒是传统。”

  自从《孙子兵法》横空出世后,像这样开战前还通知的对手之存活在奇迹里。

  如今九州奉行的基本战法是“趁你病,要你命”。

  “孟达约我们后日开战。”嬴政将战书递给王陆和易江。

  “王兄你的战术准备得如何?”

  嬴政问完,军帐就有人躲在角落竖耳朵偷听。

  毕竟现在是白天,按照特训,秦军还在睡觉,鲜有人巡逻,守卫全是漏洞。

  “战术啊。”王陆道,“后日还请政公子带兵前去迎战。”

  “我?”嬴政是有点惊吓,他可从来没有带过兵。

  “军师,冲锋陷阵是我们这些将领的事,让政公子去冒险不合适吧?”

  “哎,易将军真爱胡说。”王陆道,“政公子不会,但可以学。”

  “军师,现学现卖也太危险了吧?万一,我说万一出点事,咱们此行不仅徒劳,还有大罪。”

  “军师,我看还是我来领兵,或者军师自己来也成。”

  “哎,易将军事情没有想的这么简单。”王陆安排道,“后日让政公子领兵五千前去迎敌,就足够了。”

  “军师你没开玩笑?”易江反问,“一万秦军对有五千涡国士卒是碾压,但五千对五千,政公子还不曾学过领兵打仗。这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