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振兴涡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孟达越听越难受。

  王陆骂的字字句句都在理,可作为涡国的首领,对于他的这些话反驳不是,不反驳也不是。

  反驳了,岂不是说涡国士卒可以这样泄气懦弱?

  不反驳,任凭王陆对本国士卒指手画脚,那他这个大王算什么?吉祥物吗?

  总之, 纠结着开不开口,以及开口之后说什么。

  毕竟本就不是言谈机敏的人。

  “太胡闹了!”

  “秦军归营!”

  王陆骑上马离开,至于约好的粮食一字没提。

  而涡国的城门,秦军进出的快和自家城门一样。甚至秦军嫌守的护卫动作慢,派了几个人从内部打开城门。

  待归营,嬴政和易江乍一看王陆表情不善,还以为在城内遇挫,就没直面问人, 挑了一个随军的士卒问。

  “秦军在城内莫非输了?”

  “当然没有。大获全胜。”

  “既然大获全胜,为何军师那副样子。”

  士卒想了想,尤其是王陆最后对涡国士卒的痛骂。

  “也许是军师没有尽心,在城内就专门骂涡国士卒没有斗志,不堪一击。”

  嬴政和易江暗自同意,以王陆的能力来说,确实有这种可能。

  “那涡国的粮食有说何时送来?”就算涡国要送,也得尽快送。不然隔三年五载送过来给谁吃?

  “这个没说,军师也没问。”

  “行吧,你先下去。”

  嬴政和易江商量了会,若是有必要,他们亲自上门讨要也是可行。

  当天下午,孟达就派人送来的粮食。不多,就两日的量。

  送粮的将官不同意嬴政或易江接收,必须由王陆亲自点了才行。

  王陆看着粮食交接,对于计划失败的不满再次涌现,对于涡国士卒更加有恨铁不成钢的郁闷。

  “你们怎么就不肯努力点?”

  “要是你们争点气, 至于这样给敌人送粮食吗?”

  王陆絮絮叨叨一通,送粮的将官也只能听着。

  这次失败,不关自己这边任何的事。

  主要还是涡国士卒不争气。

  “王军师,之后我们会再送粮过来。”

  “还送?”王陆当时没想要赢,所以在数目上没有具体,但一般来说不至于这么积极一直送粮吧?

  送粮将官则得到了孟达属下的特别指使,他已经觉察到涡国的变化,要是秦军再像这样多来几次,涡国恐怕真就分崩离析。

  偏偏孟达这样的性子直,只要秦军递送战书,他就肯定会接。

  因此送粮官除了送粮之外,还有一个任务,务必保证秦军不会再向涡国发起类似的切磋。

  “王军师,粮食涡国会一直提供,在短时间内还请不要下战书。”

  “若非要下战书,不如直接在战场上开战。”

  “嗯,我知道了。”这粮一直拖下去不合适。

  看着送粮官离开,王陆让易江调几个机灵些的人来。

  并拼拼凑凑硬挤出六金价的财物。

  “怎么才这么点钱?”王陆对着这个数目不放心,少了些。

  “军师,这出征打仗,士卒们且不说,我等也不可能随身带太多的财物。”易江解释道。

  “算了,少点就少点。那些人到了没?”

  “都在账外等着。”

  “让最机灵的一个先进来。”

  易江出去,片刻后带着一个一看就是滑头的士卒回来。

  “打过多少次仗?”王陆问道。

  “大大小小有一百多次。”

  王陆看他的年纪,参加一百多次都还能不死,看来确实有点本事。

  “这袋钱你拿着,潜入涡国,找到能变动孟达想法的官员。之后把这袋钱当成订金交给他,事成之后,会再送他十倍。”

  “军师,你要让他办什么事?”

  “让孟达不再给我们送粮。”

  易江欲言又止,好不容易才从涡国弄来食物,怎么又花钱让孟达不送。

  这战术不是左手拔右手,右手拔左右白费劲吗?

  “明白,军师,一定完成任务!”老兵能活这么久不是没有道理的,不该知道的绝对不多问,扔掉脑子照干就是。

  “你出去吧,随便把账外其他人都叫进来。”

  “是,军师。”

  一群同样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士卒进来,乍一看,不穿军服的他们实在像街头混混。

  和王陆想要的机灵的人有些差距,但也不多强求。

  “你们也潜入城内,挑拨涡国平民的情绪,让他们尽可能憎恨秦军。至少要让他们闹把送秦的粮食给断了。”

  “你们听明白了吗?”

  王陆看他们愣着,便忍不住问道。

  “明白,明白。”这帮士卒听明白了,却想不明白。军师这主意出的,倒是是不是站秦国这边的,怎么感觉是涡国派来的奸细?

  “明白了就快点行动。”

  王陆催道,涡国起初城门紧闭,防着秦军,但从昨日起就城门洞开,任由行人往来。秦军想要潜入城内并非难事。

  ……

  陈老六。

  他入城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钱袋里有多少钱,这倒是不是贪心,而是为了防止出现一些意外,比如遗失或是送人之后发现一些其他奇奇怪怪的问题。

  “六金多。”

  陈老六重新扎好钱袋,非分之想是不敢有。

  这钱是送人的,到时候数目一对,少没少一目了然。

  当然非要拿一粒,也许王军师和对方可能都认不出。

  但问题是才拿这么点,还得提心吊胆,后续一辈子可能都担心被发现。

  不值得。

  有点出息的,都不会这时候去偷摸一点。

  “接下去就是找人。”

  “得找一个在孟达身前说得上话的,还贪钱的。”

  这样的人太好找了。

  陈老六稍微一打听,坊间骂骂咧咧的目标足够写满一张桌子。

  且涡国孟达住处和秦国那样四周围起来的宫墙深院不同,就是一座一座稍高级、结实点的军帐。

  而受其影响,涡国臣子们的住处也不会、也不敢太豪华。

  陈老六轻松就到他挑中的目标前。

  叩门问其家属,回答得知他们家大人正在和孟达议会,估计要很迟才能回来。

  陈老六就在不远处角落里等着。

  他们虽然打扮已经入乡随俗,但面容须发即便经过一些调整,也还是和当地有一些比较大的差别。